浅谈诗的意境——读《南岳论廉》的启发

  

 

  近几年来,在县老年大学学习格律诗词的浓厚气氛的感染下,与诸多学友一起试学格律诗词。通过听课、参加研讨,似乎对格律诗词的格式、声韵已基本掌握,但总是写不出比较满意的诗词来。去年读过赵焱森先生主编的《南岳论廉》后,颇有启发。要写出一首较好的诗,光是符合平仄对仗,押准平水韵,注意了起承转合等,那还是远远不够的。因为写诗是需要讲意境的,仅仅有了诗的体式外表,没有诗的内涵,没有优美的意境,这样的诗就缺乏诗味,不能打动读者,不能成为好诗。

  《南岳论廉》是一本律诗唱和集,缘起于赵焱森先生一首七律诗《南岳论廉》,引起北京、湖南各地300多位诗友、诗家的奉和。我们衡山奉和的诗友就有18位。为何能一石击起千层浪?主要是诗的主题反映了时代的根本要求,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。在《南岳论廉》中,以南岳的山石松月开宗明义,比喻党的崇高形象,歌颂共产党人立党为公,为实现远大理想而奋斗的坚强意志和广阔胸怀,并以此扬清激浊,鞭挞腐败。这种情景交融,寓意于诗,在思想上艺术上往往容易引起诗人和诗词爱好者的共鸣。也就是说是诗的意境打动了大家,触及了心灵。这是南岳论廉的唱和从小范围开始,不断外延扩大的原因之一。

  原湖南诗词学会会长、岳麓诗社社长赵焱森先生的七律“南岳论廉”的原文是:“寿山仰止问何坚,万古轩昂本自然。石漱流泉尘不染,草凝朝霞叶尤妍。古松高似丰碑立,新月朗如明镜悬。多少光环惟一笑,只将清气与人间。”衡阳诗词学会会长旷瑜炎先生在以“正气撼山岳,诗心化清风”为题的文章中,高度评价了这首七律的意境。他说:“这首诗以南岳为背景,以颂廉为主题,借岳喻廉,借景抒怀,写得形神兼备,畅快流漓。”首联“凸现了南岳衡山原生态的气宇轩昂,大气磅礴”,“以天人合一观,赋于大地与山岳人格的品位。”“中间二联四句,一气贯注。作者巧妙地运用比喻与象征转换,线条与色彩的变化,营造了诗的意境。”“抓住了与诗主题相关的山水之物(石头、流泉、尘土、草木、朝露、松、叶、碑、月、镜……)显得自然贴切,清纯无滓,极具感染力。”“尾联隐喻和歌颂我们党、伟大的国家本是圣洁之躯,冰肌玉体,怎能容忍一些不法之徒、藏于党内政府的一些腐败份子偷天换日、损害国家与人民的利益。”作者“立意高远、瑰奇壮丽”、“通俗流畅,旖旎自然。”胸有丘壑,下笔峥嵘,深化了意境。

  原中华诗词研究所所长、中华诗词学会顾问林丛龙老先生曾两次来衡山讲学,我有幸两次都聆听了他关于诗词的专门论述。他说,“诗的意境,也称意象或境界,是诗人用形象思维的方法,把生活反映在作品中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。”“诗人的崇高理想、真挚而强烈的感情与客观景物猝然结合,就会产生情与景会、意与象通的意境。意境是感情与景物的结合,也就是感情与形象的结合。”“好的诗都是以意境取胜,真诗同假诗,就看它有无意境。”他这里所指出的,就是说意境对于诗是何等重要。就“南岳论廉”这个主题来写诗,就要紧扣两点营造意境,一是写南岳的景象,景象以南岳的为宜,把别处的景象写进来,那就不是南岳论廉了。二是写廉洁的感情。并要将二者很好地融合在一起。是辩证的统一,而不是简单的相加。象赵焱森社长在“南岳论廉”中那样,在南岳名胜景物中寻找与廉洁情趣相协调的景物,写出自然贴切、有感染力的立意诗句,因此深化了意境,刻划了主题。相比之下,我们这些学诗者,往往就是不会把这两点融合在一起营造意境,要么没有慧眼选择紧扣主题、与之相协调的形象;要么是两者脱离,情趣不一致;要么是意象表达不典型,浅白,没有气势;要么是意象描述落了俗套,一味模仿,没有新意。

      赵焱森社长在书的序言中点赞了20多篇意境好的佳作。我们衡山的18篇奉和诗,他仅仅点赞了岳云中学肖红辉老师那首《南岳青松喻廉原玉奉和赵焱森会长》。诗文是“岭上青松素志坚,凌云意志总昂然。龙身挺立千寻直,针叶簇成一睡片妍。石上清泉常夜语,胸中皓月自高悬。百年笑傲风霜后,劲节长存天地间。”赵焱森评点说:“肖红辉先生以诗言志,宛如青松昂首,皓月澄怀。”我认为,肖红辉老师是在上述两个方面结合写出了一首有新意的诗。他以拟人的手笔,描述岭上松树意志坚定,昂然挺立,枝繁叶茂,石上清泉滋润,胸中皓月高悬,经风历霜,高节长存。比喻人的志向要廉洁奉公,凛然正气,不畏利益引诱,其志向高运矣。这就是这首诗意境好的所在。

  

 

  我也写了一首奉和诗,书中已刊出。我的诗文是“祝融挺拨柱中坚,引领诸峰竞屹然。满岭幽篁荣茎直,一池碧水润莲妍。葱葱四境清风拂,朗朗九霄皎月悬。苍翠群林恒自秀,英姿傲立在人间。”这首诗主要问题就在于意境。不会选择形象的典型角度,没有廉意的敏感,缺乏深刻的立意。写了一些物象,好象挂了“廉”的边,但都是一般化描写。如写“月悬”,赵焱森写的是“新月朗如明镜悬”,立意多么深刻。肖红辉写的是“胸中皓月自高悬”,其意义多好,这也是赵焱森社长对他的这首诗的点赞之处。而我的诗句是一个意象的普通描写,浅白,缺乏含意深的意境味,没有嚼头。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就明了。在平常交谈中,有一部份诗友说他们在创作诗词时,也存在类似问题,值得大家一起来探讨。

  去年县诗联学会组织会员们到望峰乡红旗电站采风,曾到老龙潭景点参观。许多诗友见此处景色甚好,纷纷站在潭边一块大石上留影纪念,还邂逅旷瑜炎先生从衡阳赶来观看此景。我伫立此处,油然触景生情。在县诗联学会名誉会长朱海清先生的指导下,写了一首绝句:“山崖直泻老龙腾,水溅潭中白浪生。涧岸嶙峋浮翠竹,高天飞鸟脆声鸣。”以动态的意象写了此景,注意了声色兼备,似乎觉得意境尚可。天空中的飞乌也在为此处景色而欢唱,我怎能不心旷神怡,为我们衡山有此优美的景点而自豪呢!不少诗人说,诗的意境,就是诗中有画,而且是一幅情景交融、形神结合的立体图画。我们这些学诗者,就要朝这个方向去努力。

  诗的意境,是诗词界一个永恒的话题,也是诗人孜孜以求的目标,是值得我们学诗者很好地去思考的。诗的意境是要经过精心的构思,才能形成的。这种构思的能力是经过长期磨炼才能具备的。初学诗的同志,不经过长期的刻苦学习,反复领会,是不可能营造出好的意境的。赵焱森社长及《南岳论廉》中不少诗家的大作,足见他们艺术的积累,功底的深厚。从他们的作品中,我们可以学到不少的有益经验。这里我写了一点非常粗浅的看法,也没有说到点子上,供大家参考,请方家指正。

  文:陈秋泉

主办:中共衡山县委、衡山县人大、衡山县政府、衡山县政协 承办:衡山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

政府服务热线:12345,0734-5824101 党政门户网站联系电话:0734-5829259 信息报送、纠错联系QQ:1988776

网站备案号:湘ICP备05000855号 网站标识码:4304230002 湘公网安备 43042302600003